台湾台北——为了保持与危地马拉的外交关系,台湾替它支付在华盛顿为该国游说的费用。台湾对在太平洋的盟友承诺,会帮助保护原住民文化。为了感谢台湾最新的非官方盟友立陶宛,政府和当地消费者欣然购买从激光到培根味杜松子酒等立陶宛进口产品。
台湾担心被中国吞并,于是把精力集中在展开这些外交上——中国对这个自治的民主岛屿表达了越来越强硬的威权主义主张。世界上很少有地方能够像今日的台湾这样,宣称自己在外交方略上如此广开门路,或如此渴求友谊,并在进行超出官方渠道的努力。一家搞数字外交的非营利组织通过漫画和产品赠送,在全球的社交媒体上传播支持台湾的信息。
“现在,正是台湾最受国际关注的时刻,”蔡英文总统在今年10月10日的国庆节致辞中说。
虽然与十年前相比,驻台湾的大使馆数量有所减少,但台湾现与更多的国家有更实质性的联系。
广告
“这是一种新趋势,一种新模式,”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东亚馆藏部主任林孝庭说。“他们正在创造性地思考,重新包装或阐述外交的含义。”
实际上,台湾这种无拘无束搞外交的方式已经存在了几十年,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它的外交官和其他官员就曾动不动飞往其他国家的首都与当地政要们打高尔夫球。但最近这轮外交活动的激增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台湾抓住了中国更不加掩饰的主权主张使不安全感日益加剧的时机,以及部分由美国创造的建立联系的新机会。
看起来,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竞争越来越以台湾为特征。
在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已将收复台湾作为优先事项。习近平在中共本周召开的二十大开幕式上作报告时说,“一定要实现”统一,并强调了他的政府保留使用“一切必要措施”的权利。预计习近平将在二十大上获得作为最高领导人的第三个任期。
习近平在周日开幕的中国国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报告。
习近平在周日开幕的中国国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报告。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在篇幅更长的书面版本中,习近平还说,中国已加强了“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战略主动权”,暗示中国有更紧迫的未来计划。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周一表示,为了吞并台湾,中国现在正按照一个“更快的时间表”行事,尽管他和习近平都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日期。
广告
习近平在报告中还提到“外国干涉”,在许多人眼里,这表明中国越来越担心美国和国际社会对台湾的支持,包括加拿大、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国家的代表团纷纷访问台湾,以及对台湾问题发表强烈看法都是证明。
“对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来说,通过台湾问题来表达对中国的不满是一个有用的政策工具,”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台湾研究项目的政治学者宋文笛说。
在华盛顿,台湾的外交官们已与白宫和国会中的两党议员建立了日益密切的关系,同时,蔡英文也在高调宣传她与到访的美国官员和学者的每次见面。在世界各地,拜登政府一直在试图为威慑北京而用一个反复提及的明确信息召集盟友。
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萧美琴本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国庆晚会开幕式上致辞。
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萧美琴本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国庆晚会开幕式上致辞。 Valerie Ple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现在的想法是‘不要让他们受孤立,因为那会导致接下来出现更多问题’。”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把台湾拉进来,使其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正式承认中华民国(台湾的正式名称)。它于1912年成立,民国政府1949年在内战中失败后撤到台湾,一直沿用这个名字。几十年来,世界上很多国家对如何与这个自治的岛屿打交道没有把握。如今,台湾是个吸引国际兴趣的地方。
今年9月公布的台湾外交部预算大幅增长,因为它预计将在2023年接待外宾2368人次,比今年多出304人次。这意味着明年每天平均接待外宾六人次以上。
本周,台湾官方盟友之一斯威士兰的国王姆斯瓦蒂三世访问了台北。上周,蔡英文为日本官员举行午餐会,并会见了来自加拿大和华盛顿的代表团。两周前,台湾领导人招待了来访的德国议员。
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年10月在台北会见美国议员。
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年10月在台北会见美国议员。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 via Reuters
“不同党派的人都希望与所有的国家进行更多的交流,”反对党国民党的高级官员黄介正说。“无论哪里,无论何人,我们都想与之交流。”
官方盟友历来被视为更有价值,因为它们能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中提出要求,将台湾包括进来。例如,中国一直拒绝让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因为中国说,只有国家才能成为世卫组织成员,台湾不是国家,只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广告
台湾属于“一个中国”是北京的政策,美国和大多数国家也在口头上尊重这个政策,但在行动上并不一定如此。台湾的盟友则拒绝接受这个概念,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把争取他们作为优先事务,通常通过承诺援助他们发展经济。自从蔡英文2016年上任以来,已有八个国家转为承认中国,仍承认台湾的国家只剩下14个。
这些国家的大使馆大都在台北北部的一栋办公楼里。该楼大厅里的一块银色显示牌上有几个位置空着,因为尼加拉瓜、所罗门群岛和其他六个国家曾经在这里设有大使馆。
一些仍在台湾设有大使馆的国家没有任何要改变关系的迹象,它们的大使说,一部分原因是台湾支持它们国内的重要部门,尤其是教育和文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它们来自与台湾有普遍私人关系的小国。
新北市三重的尼加拉瓜公园。为纪念尼加拉瓜共和国在台北设立大使馆,台湾政府于1997年给公园改了名。虽然尼加拉瓜终止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但公园尚未改回原来的名字。
新北市三重的尼加拉瓜公园。为纪念尼加拉瓜共和国在台北设立大使馆,台湾政府于1997年给公园改了名。虽然尼加拉瓜终止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但公园尚未改回原来的名字。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圣卢西亚驻台大使罗伯特·肯尼迪·刘易斯博士说,他曾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三次访问台北。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驻台大使安德里亚·克莱尔·鲍曼说,她2019年抵达台湾时,外交部长吴钊燮凌晨5点去机场迎接她,接受了她递交的国书。
“我们有友谊,”她说。“外交盟友们倾向于谈利益,但台湾自从1981年以来就一直与我们友好。”
广告
与台湾有不那么正式关系的朋友,可以在几公里外占据天际线的台北101摩天大楼附近的办公楼里找到,它们是与台湾有贸易关系的大约60个国家。立陶宛是其中最新的一个。它的办事处仍在装修中,但在附近的一个博览中心,一个政府资助的贸易代表团已设立了一个立陶宛商品陈列室。
里面展示的东西无所不有:琥珀首饰、巧克力,以及一种名为Propeller的立陶宛朗姆酒,说明上有链接到产品分销商的二维码。现年26岁的温妮·姜曾是一名导游,现在这个陈列室工作,她说自从几个月前开门以来,已有数百人前来参观。
台北的立陶宛商品陈列室。
台北的立陶宛商品陈列室。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们想支持立陶宛,”她说。
在许多方面,立陶宛都可作为台湾外交运作的案例来研究。
大约一年前,立陶宛拒绝了一款广受欢迎的中国手机在该国销售,因为手机软件中包括一个被中国政府禁止的449个词语的审查表。立陶宛的做法引发了中国的愤怒。中国政府让许多立陶宛公司在中国销售他们的商品变得几乎不可能,台湾赶紧利用这个机会,于去年11月在立陶宛开设了事实上的大使馆。今年1月,台湾宣布,将设立一个二亿美元的基金,用于对立陶宛及其所在地区的投资,此外还将设立一个10亿美元的计划,以资助包括半导体在内的联合项目。
自那以后,台湾的政府和人民对立陶宛表现的热情就好像该国的300万公民都是韩流明星似的。商店里的立陶宛产品已经售罄。一些住在台湾的立陶宛人说,出租车司机拒收他们的车费。
现年30岁的郭家佑是台湾数位外交协会的创始人,这个非营利组织帮助台湾在国际上传播信息,她说,这种反应表现出台湾人民对建立国际友谊的渴望。
台湾数位外交协会创始人、现年30岁的郭家佑在她的台北办公室里。
台湾数位外交协会创始人、现年30岁的郭家佑在她的台北办公室里。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为了利用这种渴望,她和团队的六名多语种员工一直在制作社交媒体内容,提供给台湾希望争取的国家,还培训了数百名志愿者,教他们如何使用社交媒体传递信息,让他们能帮助保持台湾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例如,洪都拉斯已有把承认北京改为承认台北的考虑,在最近的洪都拉斯大选后,该协会制作了一个广为流传的漫画,画面是台湾副总统、新当选的洪都拉斯总统和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坐在长凳上一起吃baleadas,那是包着馅的玉米粉圆饼,一种洪都拉斯美食。
广告
“最好的baladas就应该是好朋友们一起吃,”该协会的一条受欢迎的推文写道。
在郭家佑看来,把传统外交与非正式的外交结合起来的做法已经提高了台湾在世界上的地位。她也在与捷克官员合作,为一次访问做准备。
郭家佑说,中国能提供更多的钱,所以台湾必须找到其他建立忠诚的办法。
“我们必须更有创意,比如更可爱,”她在一家捷克餐厅边吃饭边笑着说。“我们正在努力交朋友,交更多的朋友。”
台北一家商店里陈列的各国国旗。
台北一家商店里陈列的各国国旗。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