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中国中北部地区的全球最大iPhone制造园采取的新冠封控措施已在园区内引发了一波恐惧和骚乱,社交媒体上充满了被隔离员工没有足够食物的故事,大批工人逃离工厂。
该园区由在中国各地设有工厂的台湾制造业巨头富士康运营。随着河南省会城市郑州的新冠感染病例增加,富士康郑州园区于10月中旬进入封控状态。按照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城市和企业会采取严格措施,阻断病毒传播。
随着工厂里开始检测出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富士康关闭了园区与外界的联系,将约20万名工人关在了里面。富士康禁止员工在工厂的自助餐厅堂食,迫使员工从宿舍到厂房绕道走更远的路,以减少与他人的接触,并要求员工每天做核酸检测、量体温。
但真正让员工们担心的是那些核酸检测呈阳性后被集中隔离的人的故事。他们在隔离期间全靠富士康送饭吃,一些人说他们没得到足够的食物,甚至根本没有食物,还缺少其他生活必需品。
广告
随着这些故事在社交媒体上传开,其他工人决定,逃离工厂是更好的选择,而不是留在园区里冒感染病毒、被集中隔离的风险。两名由于担心公司报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数百名工人已逃离了园区。
由于郑州为应对疫情限制了交通,许多工人别无选择,只能步行回家,有些人走了很远的路。
上个月获得了最高领导人第三任期习近平力推新冠清零政策。其标志性措施是严格封控、集中隔离,整座城市会因出现少数感染病例而封城。
周三,郑州市官员下令对富士康园区周边地区实施七天封控管理,使试图逃离变得艰难。当地发布的一份通报称疫情“严重复杂”,郑州市周三通报了358例新增本土感染病例,相比之下上周三为24例。
路透社报道,上海在发现了10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后,当局于周一关闭了上海迪士尼乐园。已进入园区的游客被留在里面,拿到核酸检测阴性的结果后才能离开。
中国早些时候的经历(比如今年四五月份的上海封城)表明,郑州市采取限制措施的时间可能要比最初宣布的长。河南省省长周二视察了富士康园区,要求公司改善工人待遇。
广告
IPhone生产商苹果公司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在用电子邮件发来的声明中,作为苹果产品主要组装商之一的富士康把公司的新冠防疫措施称为“持久战”,并坚称工人们可以吃上一日三餐。
但员工们指责富士康的疫情应对混乱,有时甚至不合逻辑。他们说,公司已将核酸检测阳性的工人和密接者们一起送往隔离中心,即使密接者的核酸检测结果阴性。与此同时,另一些密接者则被告知必须继续工作。
在园区工作的29岁的利奥·林描述了区内的恐慌气氛,随着集中隔离设施出现人满为患的问题,厂方不再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集中隔离。
有1000万人口的郑州多年来一直是帮助推动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的榜样。郑州有“iPhone城”之称,苹果在全球市场上销售的iPhone近一半来自这里。
郑州市周三宣布的七天封控可能会影响富士康郑州工厂的iPhone出货能力。在政府防止新冠病毒感染的政策指导下,个别病例的出现能让整个地区进入严格封控状态,中国的经济整体增速已经放缓至几十年来最低水平。
有迹象表明,员工出逃已经引起富士康的担忧,公司从上周开始给留下来工作的员工每天补贴50元。据周二发布的通知,补贴金额已增加到每天400元。
广告
富士康最初曾不允许工人离开园区,但随着公众在社交媒体上表达的愤怒越来越强烈,厂方做出了让步。一名工人对《纽约时报》说,目前还不清楚离开的人是否能保住他们的工作,或能否拿到他们已完成工作的报酬。
富士康工人的女儿高明君(音)说她的母亲在这轮疫情期间核酸检测没有出现过阳性。但富士康将她与一名同事一起集中隔离,那位同事睡在她母亲的上铺,后来核酸检测阳性。
上周六下午5点左右,高母决定步行60公里回许昌老家,她和大约100名同事一起走出了园区的前门。八个多小时后,高女士与精疲力竭的母亲通了电话,她叫母亲在路边休息一下。“她的脚太疼了,都起血泡了,”高女士说。
周日黎明时分,高母在走了一整夜后,来到了许昌的社区中心。
“那段路真的很长,”高女士谈到母亲的行程时说。“她肯定不会回富士康了。”